plan璞览文化传媒

咨询电话

免费咨询热线:


物哀美学 | 审视知物之心 万物都是一期一会

作者:admin内容来源:未知         日期:2020-12-04

何为「物哀」?
 
千年前,紫式部在《源氏物语》写出了日本人最早的美学表达——「物哀」。「哀」,是审视万物的知物之心,让无法言说的可以呈现。物哀追求唯美,象征人类感受到生命局限后的净化与超脱,转身谈论真实情感。美必然会消逝,我们感受将逝之物。为其哀怜,是为「物哀」。
 


「淩晨四點鐘,看到海棠花未眠。即使和幽靈同處地獄也能心安理得;隨便什麼時候都能拔腿而去。這就是我,一個天涯孤客心底所擁有的自由
。」



 

 

——川端康成
 

「物哀 / 花鸟风月 / 与四季推移」





花见、月见、狩枫、赏雪,我们随着展现风情的季节行乐,在物哀的共感下呼吸。



重视随季节推移而变换姿态的自然风物,沉溺于一个人的物思,止不住的心动,都是知物哀。


「源氏物语」「紫式部图


 

一年十二个月、春夏秋冬、朝夕晚夜、月相盈缺,还有人的一生。我们面对的自然循环与古代并无二致,然而诱发的物哀的要素却不会被传统封闭,而是随心境与时间不断更新......
 

物 哀 的 矛 盾 情 感 | 積 極 的 哀 、消 極 的 哀


 

哀是欣赏,表示「值得赞扬、优异、佩服的事物」;

哀是伤感,也是「令人感到可怜伤心的事物」。

哀,在积极面可用「赏」、「爱」、「优」等字来表达;

在消极面则可以用「怜」、「伤」、「哀」等字来代表。




它所表达的是一种静观式的精神态度。这种态度会让「哀」在积极面或消极面的情感根基上,含有一种客观而普遍的「爱」的性质。

 

本 居 宣 長 的「物哀」學 說




看见美丽盛开的樱花,觉得那很美丽,是知物之心。理解樱花之美,从而心生感动,即「物之哀」。



看樱花落下,我们感受到美与死亡,人生一瞬,所以有了客观下的漠然、热情或哀愁,一切正符合了美的定义。

 

心 理 意 義 到 美 學 意 義 的 哀



對應有所感的事物,皆以有所感的心來感受,這種感動就是「知物哀」。

——本居宣长
 


 

我们所寻求的美学范畴下的「哀」的本质,就是超越狭义心理哀感的「物哀」体验,将它的美学感动及直观扩大成为一种世界观,或者说变形为一种哀的感情体验。

 

從「哀」到「美」的 快 樂 與 滿 足




 

我们若让「哀」所体验的「态度」,再次与唤起「哀」、「伤」、「怜」等特殊情感,与特殊对象或情景产生关联,那么我们会明白,这已经不是我们最初体验的那一个「哀」,而是在面对应该感到悲哀、同情、感伤的对象时,所产生的一种美的快感与满足。

 

美 的 本 質



美的本质的存在方式,具有所谓的「崩落性」或「脆弱性」。


 

脆弱性瞬间的「存在」之后是「减亡」,人们对于精神世界中的美的脆弱性感受极为敏感,也因此必然会设法在自己的感情上采取一种超越性的「反讽」态度。这其中含有所谓「浪漫的反讽」的根源。
 

 

自 然 的 無 常 與 死 亡 警 告




自然美的流动,透过生活体验的投影、移情作用,终究被视为人类存在本身的一种虚无、脆弱的象征。


 

西方古典绘画中,画家画有青春的人物,背后却暗示了死神的模样;或者为了暗示人生无常,画上像沙漏时钟的东西,这些都是宗教涵义上的(死亡警告)手段。
 

作 為 情 趣 象 徵 的 哀




「 红色让我们先想到火还是热烈 ?」

 
当我们看到某种色彩,并不是因为联想才与某种感情产生连结,而是相反地,我们「观看」了色彩中的直接情感。换言之,对于以某情感为名表示的一种「本质」,我们「直观」了它被赋予的颜色联想才得以成立。
 


“静寂地忍受悲伤”,是“物哀”中的极致美。

  物 哀 之 于 文 学 



物哀美学可以从中国古代的「艺术作品」和审美中有所发现,汉武帝的《秋风辞》便可以深感一种哀伤在其中。


 
《红楼梦》也是一部带有物哀美学文化的作品。从“千红一窟,万艳同悲”开始即奠定了整部作品中人物命运的悲剧结局。林黛玉的纤弱、细腻和敏感,极其符合物哀之美,她为花朵的凋零惋惜流泪,便有了著名的“黛玉葬花”。
 


物哀美学思想更深深浸透于日本文学,川端康成的《雪国》充满着朦胧哀婉,透着一股凄凉的美。淡淡的文字里,情与爱就埋藏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国中,含蓄内敛却无处不在。
 

  物 哀 之 于 艺 术 

 

安德鲁·怀斯的风,“再平静一点就是忧伤”。也许,就是因为平静,平静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就让人感觉到悲伤,这何尝不是一种物哀。





浮世绘也是日本一种特别体现物哀之感的作品。从色调上看有一种很明显的物哀感。但是其翻滚的波浪所呈现出的那种奔放,又充分言明了物哀的含义,远不止哀伤而已。



荒木经惟「感伤之旅



荒木经惟 / 镜头下的樱花

 

日本人有着与其他民族迥然不同的生死观,死亡美学是众多日本文学与艺术创作的温床。无可比拟的事物,总是一期一会,就像赏樱花一样。“看到鲜艳的色彩在眼前凋零,人心中反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亲眼目睹一场美丽的盛宴消逝时,反而更能找到安心感。”
 

  物 哀 之 于 设 计 

关于建筑的非确定性,伊东丰雄曾说:“建筑,事实上,应该不断变化,它应是瞬间的现象。一栋建筑在地球上存留数百年,向人们展示它一成不变的外表,这点我很难接受。建筑的形式应该是未完成的、可延续的,与自然和都市空间保持同步。”这种观点与禅宗的“无常观”无疑渊源密切。
 


 

“无常观”除了衍生出“物哀美学”之外,也含有很强烈的对万事万物“非确定”的眼光与视角。因为世事无常,所以一切都是过程中的,也都是未完成的。人与自然都是不确定,因此造物与设计同样延续着“物哀意识”中的思路,也应该具有同步性与同构性。



三宅一生的设计同样以解放人体的束缚为目标之一。在色彩上虽用色丰富,但多用冷色调,对黑、灰等晦涩色彩的偏爱,作品较为消极阴郁,充满神秘气息。而这种”孤寂“、”幽玄“、”静谧“正是”物哀美学“的特征之一。
 





毫无感觉的空白澄明,枯老中的孤高,历经岁月沧桑的变迁,不论怎样的苍老,其中都有着无觉的
静默之美


 


无论是「茶室窗台」,或者老旧斑剥的茶盒,虽然一目所见,有种枯槁之状,但却令人感悟一种枯中沉淀的力量,外表不再强大,内在却是悲戚厚重之美。

 
 

 

看櫻花落下

我們感受到美與死亡

人生一瞬

所以有了客觀下的漠然、熱情或哀愁

一切正符合了美的定義

……

 

 

END

 

「参考文献」:

壹/《侘寂之美与物哀之美》

[日]川端康成、[日]安田靫彦 著

贰/《雪国》[日] 川端康成 

叁/《日本美学1-物哀》[日]大西.克礼 著

肆/《源氏物语》[日]紫式部 

「 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私信删除 」

|我们身边从不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|

|您的点赞与转发就是小编继续分享的动力!


 
地     址:重庆市两江新区金山意库文化创意产业园6栋3-2
 

 

 

 

看櫻花落下

我們感受到美與死亡

人生一瞬

所以有了客觀下的漠然、熱情或哀愁

一切正符合了美的定義

……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「参考文献」:

壹/《侘寂之美与物哀之美》

[日]川端康成、[日]安田靫彦 著

贰/《雪国》[日] 川端康成 

叁/《日本美学1-物哀》[日]大西.克礼 著

肆/《源氏物语》[日]紫式部 

「 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私信删除 」

|我们身边从不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|

|您的点赞与转发就是小编继续分享的动力!

 

咨询电话

免费电话: